年内公司债发行超万亿元 监管促债市高质发展

文章正文
2021-05-27 07:44

内容提要:5月21日,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(以下简称“金融委”)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,会议提出,加快资本市场改革,推动债券市场高质量发展。

  5月21日,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(以下简称“金融委”)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,会议提出,加快资本市场改革,推动债券市场高质量发展。

  据梳理,截至5月23日,今年以来,证监会和沪深交易所发布公司债相关规则及配套业务指引累计达24件(含征求意见稿),从发行、审核、交易、信披、投资者适当性等多方面完善公司债相关制度,推动交易所债券市场高质量发展。

  市场人士认为,推动债券市场高质量发展,需要在强调市场化运作的同时,强调扩容不代表放任风险。交易所债市可以从品种创新、完善风险管理体系、强化信披、明确中介机构责任等方面入手。

  年内债市呈现四大特点 

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据Wind资讯数据整理,截至5月23日,今年以来,公司债发行1490只,同比增9.16%,发行规模1.26万亿元,同比下降3.09%。

  从时间上来看,自5月份以来,公司债发行规模骤降。而今年1月份至4月份,公司债发行规模均在千亿元以上,分别为3351.11亿元、1151.06亿元、3951.58亿元和3684.02亿元。5月份以来至5月23日,公司债发行规模则仅为462.99亿元。

  “2021年债券市场特点体现为发债集中于高等级主体、短久期债券增多、取消发行增多和到期压力显著等四个方面。”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、首席FICC分析师明明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首先,公开发行公司债实施注册制后,企业通过公司债融资更为便利,但今年以来发行主体主要集中于高等级民企、上市央企和国企;其次,市场短期限债券供给增加,主要因为投资者对短久期流动性更好的品种需求增加;第三,国企信用风险事件也导致大规模取消发行,净融资额缺口增加,市场供需失衡,因此也导致今年公司债发行规模有所降低;最后,今年偿债规模显著增加。去年低利率的市场环境下,叠加疫情期间企业补充流动性的需求有所增长,债券发行大规模放量,因此2020年债券发行高峰转变成了2021年的偿债压力。

  “今年以来,债券市场呈现愈加明显的分化特征,其中主要体现在评级分化与区域分化。高评级和低评级发行人分化明显,低评级发行人融资难度加大;江浙沪区域优势更加突出。”财达证券总经理助理胡恒松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。

  对于今年公司债发行规模下降,胡恒松认为有四方面原因,第一,2020年末至今,高评级发行人违约增多,且国企违约影响范围较大,影响了投资者信心;第二,交易所发布城投新政,且新指引对发行备案过程更加严格,对私募债市场、区县级城投、低资质主体影响较大;第三,资管新规临近到期,相关不确定性增加;第四,今年我国经济复苏较好,监管上采取“逆经济周期调节”,适当压缩规模比较正常。

  监管持续优化完善制度 

  去年11月21日,金融委第四十三次会议就提出,深化债券市场改革,建立健全市场制度,完善市场结构,丰富产品服务。2020年12月28日,中国人民银行会同国家发改委、中国证监会制定了《公司信用类债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》,完善公司信用类债券信息披露制度。

  今年以来,证监系统持续完善交易所债市制度。最近的是5月19日,沪深交易所分别就《公司债券发行上市审核规则》《公司债券上市规则》等4项规则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

  谈及如何进一步推动交易所债券市场高质量发展,明明认为,需要从创新品种,完善风险管理体系,强化信披,明确中介机构责任以及将公司债与公司信用、管理层个人信用相挂钩等方面入手。

  “当前我国债务融资工具中,在产品设计方面各类品种并不存在根本区别,在此情况下,唯有通过产品创新,丰富固定收益产品体系,交易所债券市场才能走出一条特色发展之路。”明明认为,除了创新产品之外,首先,建立完善的风险管理制度十分必要,如建立风险防范、揭示、处置的风险管理制度体系;其次,注册制的核心是信息披露,因此应强化发行人的信息披露职责义务,另外,需要完善和明确各中介机构的责任;最后,可以将公司债与公司信用和管理层个人信用相挂钩。

  “银行间市场先后推出了权益出资型票据、乡村振兴票据和可持续发展挂钩债券等。”胡恒松认为,交易所市场也可推出对应的创新产品。

文章评论